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

Filename: core/Common.php

Line Number: 257

 南亞觀察

首頁 > 論壇專區 專欄特稿 > 【特稿】流亡中的自在:我在西藏流亡政府學校擔任義務中文教師的經驗(中)

  • 【特稿】流亡中的自在:我在西藏流亡政府學校擔任義務中文教師的經驗(中)
Ray Chiu

作者:Ray Chiu─原為跨國集團財務主管,2011年底離職至印度加爾各達的Mother House(台灣稱為垂死之家,香港稱為仁愛會)擔任義工,為生平第一次國際義工經驗,結束加爾各達義工後開始印度及尼泊爾旅程共五個半月。熱愛深度旅遊、閱讀文學、關心人文。本文為作者在西藏流亡政府擔任義務中文教師親身經歷的二部曲,描述身處在印度的藏人如何在逆境中怡然自得,及其尊重生命的態度,值得讀者細細品味。


流亡中的自在:我在西藏流亡政府學校擔任義務中文教師的經驗(之二)

Ray Chiu

學校預定設計圖,未標出建築有些尚在建,有些還未建。因為印度法規及其它複雜的關係,已經確知學校有些建築將會與預定的住置不同

 

藏人和印度人之間

學校所處的地方在Kanataka州班加羅爾市外郊的小村落。Kanataka和印度其它州一樣擁有自己的語言,雖然附近有七、八所大專院校,但村民只會說Kanataka語,少數能以英文溝通,師生們只會說北印度語(Hindu),因此大部份時候只能做最基本的購買,而無法更深入溝通。每回我們出外購物時,村民都會好奇地看著我們,購買物品時有些店家與小販依舊照原價販售,有些則會哄抬價格。

距離學校搭巴士十五分鐘有一個當地市集叫Bidadi,那裡還有一家非常小的微型超市,如果不去三十分鐘遠的購物中心東西,學校的教職員、學生就會到Bidadi買生活用品及蔬果。在村民認為學校應該再次付土地款的期間,老師們交待我決對不要一個人去市集,即使兩個女姓也不要前往,以免因為校地糾紛引起危險。當地村民無法分辨"藏人"和中國人,認為藏人們是中國人,因此搭巴士回學校時都會特別告訴司機或是收票員要到"Tibetan College"。學期末前雨季剛開始,一天下午,我與學校的心理學老師、會計到Bidadi購買蔬果,正好遇到大雨,躲在兩、三攤並排一起的攤位上避雨,賣馬鈴薯的攤販一點也不在意我們忽然闖入塑膠棚下,只是好奇的問我們的國籍,並很驚訝我們是老師。

↑ NGO有鑑於大多數的年輕流亡藏人不再穿藏裝,因而推行每周三為藏裝日,於是星期三也成為我的藏裝日,藏人行政中央所有女性工作人員則是每天都穿藏裝。

在學校門口還沒有車牌之前,通常要走約七、八分鐘到站牌,站牌在一個一坪不到的小店前。第一次到Bidadi是和系上的頓硃老師一起去的,當時我初到學校不久,必須到二小時以外車程的市中心才能兌換外幣,身上還沒有盧比,出門只能依賴老師們幫忙墊付。恰巧頓硃也沒有零錢,他拿了一張一千元的盧比想買一包菸,老闆也沒有零錢可找,老闆告訴頓硃要他回來時再還菸錢就好了。看見我們在等公車,還主動借我們車錢,只說還菸錢時一併還就好。頓硃看出我的不可置信的樣子,驕傲地說:只有我有這種待遇。就我在北印度旅行所了解的,當地人在金錢上似乎很少如此信任別人,由此可見對學校附近的店家而言,藏人是相當可信任的。

↑ 女性藏人難得露出膝蓋以上,平時穿著一定蓋到膝下,賽場上才見的到如上"裸露"畫面

2013年下半年新學期開學不久,印度教象神甘尼夏生日時,工人們抬著象神在校內遊行,校方也不以為意,任其慶祝。

學校唯一的工友是位印度青少年--Sikender,負責教育大樓清潔和上班日的早茶。每天十一點二十到五十是老師們的早茶時間,也是學生們的休息時間,老師們會聚坐在一樓會議室外的簽到桌,享受Sikender準備的鷹嘴豆和奶茶,做為休息及補充體力以撐到下午一點半的午餐時間。Sikender在學校第一期建築工程時與其他工人由北印度來學校工地工作,當時他只是個小孩子,工程完畢後,所有工人都離開了,只有他不願意離開,向校長表達想留在學校繼續工作的意願。校長說:我們缺一位煮茶水、打掃的人員,如果你不在意也願意做這份的工作,學校很歡迎你留下來。Sikender今年十七歲,害羞又活潑,記不得老師們的名字,聰明地依特徵為每位老師取綽號,如:眼鏡小姐、小個子小姐。Sikender一直留在學校做同樣的工作,每到傍晚和晚餐時間,常常見他由雙手提滿由校外購買回來的新鮮牛奶,在校園及宿舍間來回走動,為老師們送牛奶。Sikender的工作不包含此項目,但他總為需要的老師們購買,老師們也會給約十元盧比做為運送費。有次和系上男老師在校內走路,遇上Sikender他想幫忙Sikender提牛奶,走沒幾步就頻頻換手、吃不消,不過Sikender從沒抱怨,有時還必須外出購買兩趟牛奶才夠應付老師們的需求。吃飯時間,學生們常會招呼Sikender同桌吃飯或與他開玩笑,藏曆新年時,每位老師會各出一百元盧比,然後一次交給Sikender,做為感謝他一年的辛勞。2013年11月2日是印度的新年叫Diwali,又稱燃燈節,正好是Sikender的生日,他宴請全校教職員到宿舍吃飯、過生日。我想,印度教的種姓制度在這所學校不存在,Sikender得到真心、平等的待遇才是他不想離開的原因。

↑ 每到教職員們為某事聚餐時,老師們會玩這種我稱為指上撞球,規則和撞球差不多,只是用手指彈而已。和麻將一樣二人一組,四個人都各當一次莊為一輪,有的老師十分著迷於這遊戲,幾乎天天下午都到食堂二樓玩。輸贏通常一局只是一瓶飲料。

採買生活日用品的艱辛

學校位在Mysore路上,一出大門就是高速公路。所謂的「高速公路」也只是四線道路寬的馬路,路上車速很快,馬路旁沒有人行道,車陣揚起黃沙灰塵,有些路段人和車距離很近,非常危險。雖說是高速公路,但兩邊都有公車站,對向車站只要一過馬路就是,順向車站必須走約八分鐘才會到。如果只有兩個人在站牌等車,司機很可能直接過站不停。每次由市區回學校時,都會要求司機讓我們在門口下車,否則大包小包的背著走約七、八分鐘才能到校門口,再走約二十分鐘回宿舍是十分累人的事,幸好我從沒遇上老師們口中堅持到站才開門的司機。大約五月時校門口多了一個站牌,多數司機還不知道而不停車,有時則是故意。心理學老師紅珈有一次到校門口要求下車,剪票員開玩笑說:這裡又沒有站。她指著快到的校門口說:那是站牌呀。剪票員又問她:妳看的懂?紅珈說:不懂,不過我看的懂那是公車站牌。記得有一次和紅珈到Bidadi市集一間批發的小店買東西,店的大小大約十坪,店員把東西給紅珈時是用丟的,口氣也很不耐煩,我很不高興店員的態度,紅珈瞪大著眼驚奇地笑著跟我說:這個人不喜歡賺錢!我驚訝也佩服她的智慧,她不因為別人的錯誤使自己有怒氣。紅珈是位很特別的人,遇到事情一向都以輕鬆態度看待,從不認為他人有惡意,或許這是藏人看待生活中不必在意的事情的態度,要在意的事對藏人而言很少。

學校附近除了Bidadi有市集之外,更近的是一站公車遠的兩間小店,一間是手機通訊行,學生及老師如果不想去太遠的地方,通常都是到這裡來為手機話費充值(印度的手機費都是採預付方式)。另一間是小小的雜貨店,賣糖果、餅乾、麵包和一些一塊盧比的洗髮乳等日用品。這兩間店的側邊是一條大巷子,我和系上老師漾菁一起走進去逛了一下,典型的一般印度社區,大多是一層或兩層的房子,六月的午後四點多,社區裡十分安靜,傳統音樂由靠近巷口一楝民宅二樓傳出,好像是神壇,有個人在祭祀。幾個在路上的印度村民看見我們都充滿驚訝與好奇,漾菁說到學校快一年了,她從沒進來過這裡,只在外面充完電話費就走。顧慮安全問題,我們不敢走太深入,於是往回走進靠近巷口的一家雜貨店,店口攞放的青菜翠綠,和超市的青菜相比看起更誘人,價位也比較便宜。

↑ 這是一種流傳在藏人間的古老玩遊戲,有點像大富翁,搖骰子決定前進,有時在最後一步回到始點,那些白粒子有些是古老錢幣,有些是貝殼。規則很難,在校服務期間聚會好幾次,我也學了好幾次,怎麼都搞不懂。每次教職員聚餐後的遊戲常到半夜或天亮才停止。

唯一的購物中心和超市

Star Bazzar 是離學校最近的一個購物中心,搭公車約三十分鐘車程,規模不大,一共四層樓。購物中心入口兩側各是麥當勞和肯德基,兩、三家服飾店還有一家咖啡廳。一樓的超市跨至二樓,二樓除了超市外,有家電販售店、酒精飲品專賣店、服飾店與紀念品店。三樓整層是服飾大賣場與電影院,四樓有一個出租撞球桌和三、四間小店組成的美食街,包含一家賣中國餐的攤位。這裡是學校教、職員與學生生活最重要的地方,也是最大的娛樂場所。逛超市是一項打發無聊和時間的好地方,每次只要在超市裡面,一定可以遇到學校的人。記得第一周到學校時好奇逛超市,就有不認識的學生向我打招呼了。曾經問過學校的印度老師是否到超市購買蔬菜、水果等,他說自己從來不去,因為價格太貴了。也許因為學校的職員及學生大多到超市買東西後,會留下超市的塑膠袋當日後買東西的購物袋,造成附近村民認為這個外國學校的人們都很有錢的印象。

我發現大部份的流亡藏人不太深入印度社群,藏人多維持在自己的藏人生活圈,語言是其中一個原因,因為怕被騙或誤解也是另一個原因,所以大部份時間只到超市這樣售價較貴但明白標價的地方購買生活所需。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