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

Filename: core/Common.php

Line Number: 257

 南亞觀察

首頁 > 論壇專區 時事評論 > 【時事評論】論魯哈尼總統可能為伊朗帶來的轉變(林鑫佑)

  • 【時事評論】論魯哈尼總統可能為伊朗帶來的轉變(林鑫佑)
林鑫佑(中興大學國政所 碩士生)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於今年6月舉行了第七屆總統選舉,選舉結果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當選新一屆的伊朗總統,並於8月就職。由於伊朗過去強硬的核能政策受到國際譴責,加上聯合國的制裁,導致國內經濟情勢每況愈下,伊朗民眾普遍渴望轉變,所以本次的選舉成為許多國際媒體及各國政府所關注的焦點。本文將簡單的介紹伊朗總統選舉的運作方式;透過描述關於本屆伊朗總統選舉的背景,來說明伊朗當前的經濟及外交困境;最後從敘利亞事件及核能問題中,魯哈尼政府的態度來論述伊朗的轉變。


魯哈尼總統可能為伊朗帶來的轉變

 

資料來源:魯哈尼個人網站,http://www.rouhani.ir/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於今年6月舉行了第七屆總統選舉,選舉結果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當選新一屆的伊朗總統,並於8月就職。由於伊朗過去強硬的核能政策受到國際譴責,加上聯合國的制裁,導致國內經濟情勢每況愈下,伊朗民眾普遍渴望轉變,所以本次的選舉成為許多國際媒體及各國政府所關注的焦點。

本文首先將簡單的介紹伊朗總統選舉的運作方式;其次描述關於本屆伊朗總統選舉的背景,並說明伊朗當前的經濟及外交困境;最後從敘利亞事件及核能問題中,魯哈尼政府的態度來論述伊朗的轉變。

伊朗總統選舉的運作方式

伊朗在國家政體的分類上可以視為伊斯蘭政體[1],言下之意就是伊朗是一個政治與宗教合一的國家,在政治、法律以及道德規範上以可蘭經為最高指導原則。因此在伊朗的政治結構上與其他西方國家有著相當大的差異,伊朗的主要政治領導人存在著「國家元首」以及「政府首腦」兩種職位。

「國家元首」即國家領袖,是伊朗政治、軍事、法律以及宗教的最高象徵,在伊斯蘭世界,尤其是什葉派信仰中具有相當高的神聖性及影響力,目前伊朗的國家元首是賽義德阿里·霍梅尼(Ali Hosseini Khamenei)。「政府首腦」即國家總統,伊朗總統透過民選產生,象徵伊朗的行政部門,政府以及政策的領導者,但實際上是繼國家元首之後的第二號人物。

伊朗的總統選舉制度類似於法國第五共和的兩輪投票制。不同之處在於,首先候選人必須向內政部登記參選,接著這些登記參選的候選人名單將送交憲法監督委員會(Guardian Council,以下簡稱「憲監會」)審查參選資格,憲監會由12名伊斯蘭學者以及伊斯蘭法律師組成,他們的主要功能在於確保伊朗的憲政制度符合伊斯蘭的信仰以及伊朗的革命精神,因此憲監會有權否決任何參選人的參選資格,甚至有些時候不需提出任何理由[2]

憲監會公布合格的參選人名單後,這些合格的候選人便可以開始進行選舉活動。伊朗的總統選舉制度為兩輪投票制,顧名思義選舉將分別進行前後兩次的投票,在第一輪的投票當中,一旦有一位候選人取得了超過50%的得票,則該名候選人當選,然而如果沒有任何一位候選人取得超過50%的得票,則需進入第二輪的投票。在第二輪的投票當中,只有在第一輪投票中得票最高的前兩名候選人有資格進行決選,得票較高者獲選。伊朗總統任期四年,並可連選連任一次。

2013的總統大選

本次的總統選舉有將近686名的候選人登記參選,然而通過憲監會審核的候選人只有八名,最終參與投票選舉的有6名[3],分別是:

  1. 賽義德.賈利利(Saeed Jalili):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首席核談判代表。
  2. 穆罕默德.巴蓋爾.卡利巴夫(Mohammad Bagher Ghalibaf):德黑蘭市長。
  3. 阿里.阿克巴爾.韋拉亞提(Ali Akbar Velayati):前外交部長、前國會議員。
  4. 哈桑.魯哈尼:前首席核談判代表、前伊朗國會議員、伊斯蘭教士。
  5. 穆赫辛.雷扎伊(Mohsen Rezaee):前伊朗革命衛隊總司令。
  6. 穆罕默德.加拉齊(Mohammad Gharazi):前石油部長、前郵電部長。

最後選舉結果由魯哈尼在第一輪的投票當中以50.71%的得票率當選;德黑蘭市長卡利巴夫獲得16.56%的選票,位居第二;最高國安會秘書賈利利獲得11.36%的選票,居於第三;其餘候選人雷扎伊、韋拉亞提及加拉齊則個別獲得10.58%、6.18%和1.22%的選票。

這樣的選舉結果被認為一方面是因為選舉投票期間前總統阿雷夫選擇退出,支持並為改革派的魯哈尼爭取到更多的選票之外[4],另一方面也是伊朗民眾表達對於過去保守強硬派所導致的國內經濟民生問題不滿所致。[5]因此核能政策以及解決國內的經濟問題成為本次伊朗總統選舉的焦點,此外,如何改善與國際間大國的關係(尤其是與美國關係),更是魯哈尼總統就職之後必須面臨的一大難題。

 

敘利亞事件:伊朗願從中協調

敘利亞的內戰是從2011年受到阿拉伯之春影響而持續至今。伊朗基於對於敘利亞阿賽德(Bashar al-Assad)政府的支持[6]曾派出軍隊支援敘利亞的政府軍。

2013年8月21日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郊區Ghouta發生化學武器攻擊事件,該起事件至少導致1400多人傷亡,而敘利亞的政府軍與反抗軍皆相互指責彼此使用化學武器,許多國家紛紛譴責敘利亞即便不是禁止化學武器公約的簽署國,但使用化學武器仍舊是不人道的犯罪行為。

對於該起攻擊事件,美國方面根據所得情報認為這波化學武器攻擊是由敘利亞的政府軍隊所發起,除了美國以外,許多西方國家,諸如英國、以色列、德國、法國均表示敘利亞政府應該對這起事件負起最大責任,並且揚言對敘利亞進行武力干預,然而這樣的論述受到了敘利亞當局以及盟友俄羅斯、伊朗的否定。

伊朗對於敘利亞的內戰以及化武攻擊事件抱持的態度是,首先伊朗並未明確對敘利亞當局或是反抗軍使用化學武器表示譴責,僅對於西方各國的調查結果感到質疑,同時也表示敘利亞國內發生化學武器攻擊事件乃伊朗所不樂見的結果。此外,新任的總統魯哈尼表示,德黑蘭方面願意出面調解敘利亞政府軍與反抗軍之間緊張的關係,並表示將參與11月中旬在日內瓦所舉辦的第二次日內瓦-敘利亞問題國際會議。

由此可知,伊朗對於敘利亞問題在魯哈尼上任轉變成較為溫和的態度,筆者認為伊朗之所以願意出面擔任敘利亞內戰的調解者,主要是希望能藉此改善伊朗與美國的關係,讓美國相信在這個事件當中,伊朗並非一昧地支持大馬士革當局,而是希望透過理性的對話來解決問題。

調整核能政策改善對外關係

伊朗的核能政策可以追朔到巴勒維王朝時期(1925-1979),當時伊朗便已開始進行核能研究,只是當時的伊朗仍與西方各國均保持友好的關係,當時同屬於反共陣營的伊朗甚至獲得由美國所提供的研究原料。直到1979年伊朗革命事件爆發後,建立了政教合一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並與美國斷絕外交關係,美國開始指責伊朗當局正秘密進行核武的研究,後來2004年末伊朗曾經宣布中止鈾濃縮的研究,直到2006年德黑蘭又重新啟動了相關的研究計畫。

伊朗的新任總統魯哈尼在選前即承諾上任將改善伊朗的國內經濟,但在此之前勢必得先解決西方世界對於伊朗的經濟制裁,因此魯哈尼在今年9月的聯合國大會中表示,伊朗將在未來的三到六個月內與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及德國(5P+1)與歐盟就核問題達成協議,這樣的聲明是新政府上任以來首次對於核問題進行公開的討論,而美國總統歐巴馬亦對伊朗態度的轉變表示肯定。

截至今日,伊朗已經與上述各國在10月15日於日內瓦完成了為期兩天的會談,各方都對於會議的結果表示樂觀,認為這給了國際間一個彼此了解的機會,同時各方在會議結束前也達成將在下個月進行新一輪會議的共識。

綜上所述,我們不難發現伊朗目前的國內經濟問題迫使魯哈尼必須正面回應關於核能政策的問題,即便伊朗當局仍表示伊朗擁有進行核能計畫的權力,但同時也願意邀請各國針對伊朗的核能透明化進行監督與討論。這樣的決策使各國明顯感受到魯哈尼政府釋出的善意,因此願意與伊朗進行談話,增加彼此的信任,而未來伊朗與各大國之間的關係是否能獲得改善,甚至解除各國的經濟制裁將攸關伊朗的國內經濟發展。

結論以及未來觀察方向

不管對於伊朗民眾而言,或是國際間,魯哈尼的就任不可否認的將是一股新的氣象。從上述的兩個事件我們大致上可以描繪出簡易的圖像:伊朗頻頻在國際事件中表現出與過往截然不同的態度,首先在敘利亞問題上試圖扮演中立與協調者的角色,而在懸盪多年的伊朗核問題方面,伊朗也號召了西方國家進行會談。其次,不論在對敘利亞的態度或是對核問題的會談上,德黑蘭當局都十分重視美國的反應,因為伊朗深知,改變美國對伊朗的觀感將有助於連帶改善其他國家對於伊朗的態度。

新政府成立至今尚歷時二個月左右的時間,在未來的發展上,筆者認為可以分成下列幾點做為觀察面向:

1.      政策方向是否受到宗教的干預。從文章開始可以發現宗教對於伊朗有相當的影響力,而這樣的影響力可能造成魯哈尼的政策有所轉變。

2.      魯哈尼將是伊朗宗教高層的傳聲筒。魯哈尼是當初六名候選人中唯一的神職人員,同時也是身為改革派的候選人,而這樣的角色在某種程度上似乎也表示伊朗宗教高層對於政治改革的認同。

3.      受到保守勢力的抨擊。對於魯哈尼的對外政策可能引發國內或伊斯蘭世界保守派的抨擊,認為這樣是親西方的舉動,進而導致政策轉向。

 

參考資料

Ø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Reading Syria from Tehran》,2013/09/04,http://www.economist.com/blogs/pomegranate/2013/09/iran-s-foreign-policy

Ø   英國廣播公司BBC新聞網,《Iran to hold key nuclear talks at UN》,2013/09/23,http://www.bbc.co.uk/news/world-middle-east-24210066

Ø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魯哈尼:伊朗凖備就核問題展開談判》,2013/09/25,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world/2013/09/130925_iran_rouhani_us.shtml

Ø   新浪網,「專家:魯哈尼聲明顯示伊朗在核問題方面准備讓步」,2013/09/26, http://dailynews.sina.com/bg/news/int/chinanews/20130926/00105010979.html

Ø   梵蒂岡廣播電台,「伊朗願意出面調解敘利亞危機」,2013/09/20,http://zh.radiovaticana.va/news/2013/09/20/伊朗愿意出面调解叙利亚危机/ci2-730373

Ø   伊朗選舉觀察網站Iran Election Watch,”Iran’s Marathon Presidential Debate Offers an Exchange of Policy Proposals”,2013/06/05,http://iranelectionwatch.com/irans-marathon-presidential-debate-offers-an-exchange-of-policy-proposals/#.Ua-smuuUe7Q/

Ø   南亞觀察網站,「伊朗國情簡介」http://www.southasiawatch.tw/detail/31

Ø   中評社,「伊朗總統選舉投票開始 候選人都有誰」,2013/06/14,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25/8/0/9/102580963.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2580963&mdate=0614142002

Ø   ”Ahead of talks, Iran negotiator says Tehran won’t ship enriched uranium abroad in any deal,” Washington Post,2013/10/09,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middle_east/ahead-of-talks-iran-negotiator-says-tehran-wont-agree-to-ship-enriched-uranium-abroad/2013/10/13/49df98c2-33f9-11e3-89db-8002ba99b894_story.html

 



[1] 根據Andrew Heywood在其著作《政治學》一書中將現代國家政體區分成五種,分別是:西方多元政體、後共產主義政體、東亞政體、軍事政體以及伊斯蘭政體。

[2] 之所以不需要提出理由是因為憲監會認為,一旦說明候選人之所以被取消參選的原因,可能會對候選人造成名譽上的損害。除此之外,伊朗伊斯蘭憲法也規定總統候選人必須具備以下條件:伊朗國籍者、18歲以上、信仰伊斯蘭教、對共和國效忠、過去無不良記錄等。

[3] 最終有兩位通過憲監會審核的候選人退出參選,分別是前副總統穆罕默德·禮薩.阿雷夫(Mohammad Reza Aref)和戈拉姆-阿里.哈達德-阿德爾(Gholam-Ali Haddad-Adel)。前者是受到前總統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的呼籲而退出,並與哈塔米一同支持改革派的候選人,哈桑.魯哈尼。後者在退出選舉後便宣布其支持保守派,並希望他的退出能夠替保守派的候選人爭取到更多選票。

[4] 英國廣播公司BBC 新聞網,《Iran's Mohammad Reza Aref quits presidential race》,2013/06/13,http://www.bbc.co.uk/news/world-middle-east-22851764#TWEET785230

[5] 在前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的任內(2006),伊朗重新啟動了自2004年後停止的核燃料研究計畫,導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開始對伊朗逕行經濟制裁,從2006年到2010年期間,聯合國通過了六項對伊朗的經濟制裁決議[5]。從去年(2012年)七月一日起宣布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使得伊朗瞬間減少了兩成的石油出口,這樣的結果導致國內糧食及能源價格的竄升,造成通貨膨脹更加的嚴重,此外這樣通貨膨脹的結果導致伊朗的失業率高達15%,貨幣的貶值,每月最低薪資從2010年的275美元至今跌了將近五成。

[6] 敘利亞普遍信仰伊斯蘭遜尼教派,然而掌握敘利亞政府的阿賽德家族則屬於伊斯蘭什葉派,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也是依據伊斯蘭什葉派立國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