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

Filename: core/Common.php

Line Number: 257

 南亞觀察

首頁 > 論壇專區 專欄特稿 > 【特稿】中印的喜馬拉雅情結(彭念)

  • 【特稿】中印的喜馬拉雅情結(彭念)
彭念(香港天大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51年前的10月20日,中印在喜馬拉雅山展開一場激戰。51年後的今天,邊界戰爭的後遺效應仍在持續發酵。印度不斷強化邊界地區的軍事部署,屢次高呼中國入侵印度,欲與中國一較高下,報51年前的一箭之仇。而中國則對印軍在邊界地區的軍事動作大為惱火。本文指出,由喜馬拉雅之戰所引發的對立情緒仍在中印蔓延,並成為中印關係無法繞過去的一道堅實門檻。


中印的喜馬拉雅情結─談1962年邊界戰爭以來雙方對爭議領土問題的立場與矛盾

彭念

        51年前的10月20日,中印在喜馬拉雅山展開一場激戰。51年後的今天,邊界戰爭的後遺效應仍在持續發酵。印度不斷強化邊界地區的軍事部署,屢次高呼中國入侵印度,欲與中國一較高下,報51年前的一箭之仇。而中國則對印軍在邊界地區的軍事動作大為惱火。由喜馬拉雅之戰所引發的對立情緒仍在中印蔓延,並成為中印關係無法繞過去的一道堅實門檻。

        對於1962年的那場邊界之戰,印度學者有相當豐富的研究。印度主流觀點認為,中國對印度發動戰爭,中國入侵了印度,因此,中國應對那場戰爭負主要責任。當然,也有少數印度學者經過實際調查、分析,得出不一樣的結論。這其中以印度學者卡魯納卡爾•古普塔(Karunakar. Gupta)最為著名。在其所著的《中印邊界秘史》(The Hidden History of the Sino-Indian Frontier ,1974)中,古普塔認為,印度在中印邊界糾紛與衝突中負有主要責任。古普塔的觀點在印度引起一片恐慌,也被印度政治精英、主流學者所批評。

        但澳大利亞學者、英國《泰晤士報》駐印度記者內維爾·麥斯威爾(Neville. Maxwell)則以一個局外人的立場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印邊界之戰的全過程。在其所著《印度對華戰爭》(India's China War)一書中,作者認為印度應該為邊界戰爭負責。此後,麥斯威爾又發表論文《中印邊界爭端反思》,他得出以下結論:一、中印邊界戰爭完全可以避免;二、在邊界戰爭前及其後的幾十年裡沒有能解決邊界問題,責任在印度;三、是印度的政策將一個在外交上僵持的爭端推向戰場。如果印度政府繼續這種政策,還可能導致戰爭重演。

        隨著近年來一批外交檔案的相繼解密,中國學者對中印邊界戰爭的研究興趣日濃。主流觀點認為,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繼承大英帝國的安全理念是中印戰爭爆發的根本原因。正是在這種安全觀的作祟下,加之尼赫魯的理想主義外交思想、印度情報失誤以及外交政策被媒體綁架等等,尼赫魯才一步步走錯,並最終釀成大錯,導致中印爆發了一場不該發生的戰爭。當然,中國學者的主流觀點並不被印度人所待見。此前,在印度網站Zee News上曾有一篇頗受歡迎的文章指出,中國國家領導人毛澤東為轉移國內矛盾,而發動中印邊界戰爭。由此可見,直至今日,印度仍然尋找理由將主要責任推給中國。也正因如此,印度也一再揚言,要在邊界戰爭中教訓中國,找回丟失的尊嚴。

        不管是誰的責任,邊界戰爭並未一勞永逸地解決邊界問題,反而為邊界爭端留下了不少後遺症。近年來,中印相繼在邊界地區加強軍事部署,大力修建基礎設施,試圖以此獲取談判的籌碼。但事實上,基於核威懾理論,中印在邊界地區的軍備競賽不僅不能為談判增添任何籌碼,反而會惡化邊界地區的穩定。

中國國內有學者認為,隨著中印軍事現代化進程的加快,中印在邊界問題上妥協的空間將日益縮小。而軍備競賽的加劇將為潛在的軍事衝突埋下伏筆。近期中印在邊界地區圍繞帳篷事件所引發的武裝對峙已經將這種潛在危險表露出來。雖然中印後來通過外交管道解決分歧,但這並不意味著類似的衝突不再發生。今年7月份,印度國防部長安東尼(A. K. Anthony)安東尼訪華,媒體熱炒中印將簽署《邊界防務合作協定》。10月,印度總理辛格(Manmohan. Singh)也將訪華。據悉,中印將在此期間簽署《邊界防務合作協定》。但願中印能夠成功簽署該協議,將中印邊界衝突控制在可控範圍之內。

邊界地區的緊迫局勢並未給中印邊界談判帶來任何積極動力。中印已經舉行過幾十次邊界談判,但是收效甚微。中印甚至連最基本的實際控制線都沒有最終確定下來,這是中印邊界武裝部隊時常發生巡邏地區重疊,爆發武裝對峙的根本原因。但是印度的邊界微調政策不為中國所接受。事實上,邊界問題不僅僅只是領土的調整,它更關乎中國西藏的和平與安寧。1962年,中印邊界戰爭的前奏就是印度打西藏牌,試圖將中國西藏打造成戰略緩衝區。時至今日,印度依然沒有捨棄西藏牌。因此,在中國領導人眼裡,中印邊界問題的解決必須與西藏的長治久安掛鉤。正因如此,中國一直向印度強烈要求收回宗教聖地達旺。然而,印度卻擔憂中國在達旺的存在,將使得中國具備快速打擊印度腹地的便捷。因此,中印都不可能在邊界領土調整上出現妥協。

既然領土調整無法達成妥協,就只能儘量維護現狀。無論是2012年1月18日,中印兩國簽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印度共和國政府關於建立中印邊境事務磋商和協調工作機制的協定》、中印邊界談判小組會議,還是中印很有可能即將簽署的《邊界防務合作協定》,都是著眼於維護現狀的考慮。

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首訪印度,將中印關係的發展至於中國周邊外交的優先地位,這表明中國新領導層極為重視對印關係。在這層考慮下,中國新領導層將儘量不刺破中印邊界分歧,以阻礙中印關係的順利發展。中國在邊界問題上的被動姿態,卻並不能獲取印度的理解。對於印度而言,中國試圖掩蓋邊界分歧的策略事實上只是為中國增強邊界軍事實力提供時機。為此,印度近年來積極主動加強邊界戰備,以脅迫中國以積極姿態參與邊界談判。總體而言,中印在邊界問題上仍將延續冷熱不均的不平衡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