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

Filename: core/Common.php

Line Number: 257

 南亞觀察

首頁 > 論壇專區 時事評論 > 【田野筆記】火花與托兒所(曾育慧)

  • 【田野筆記】火花與托兒所(曾育慧)
曾育慧(台灣大學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 博士候選人)

自從2013年4月24日孟加拉成衣工廠發生了令人震驚的倒塌事件後,國際社會才逐漸正視成衣工廠工人背後的血汗辛酸史。本文雖完成於事件發生前的2009年,但作者以其敏銳的觀察力和女性視角,在其田野調查期間審視了孟加拉NGO—花火協會的兩項核心計畫:環保衛生棉製造流程以及成衣場的附設托兒所,後者揭開了工廠在實施看似保障勞工權益的措施背後,可能隱藏著與國際買主之間的利益共生關係,發人深省。


田野筆記—火花與托兒所

不久前出版的《綠色企業力:改變世界的八十個人》[1],是二位法國人走遍全球38國,研究上百個傑出的地球永續經營案例,介紹80位卓越經營者的故事,有三個案例就發生在孟加拉,其中一例由女性創辦、以服務女性為主的NGO,所以決定趁還在田野時去認識認識[2]

孟加拉近二十年來,成衣紡織業已經迅速發展成國家外匯收入的最主要來源。跟台灣早年類似,成衣工廠吸收了150萬從鄉下遷移到城市賺錢的勞動人口,其中八成是女性。這群社經地位低落的女工多數住在都市邊緣的貧民窟,每日勞動12小時以上,無暇照顧小孩。蘇拉雅‧哈克(Suraiya Haque)認為追求經濟成長不應犧牲兒童福址,因此在1991年創辦Phuki – 「火花協會」,說服並輔導企業設置托兒所,使女工的下一代有安全健康的成長環境,另一方面,可兼顧工作與小孩的婦女無後顧之憂,工作效率提高,對經濟成長也將有所貢獻。


2009年3月我和研究伙伴二人初次造訪。蘇拉雅因關節炎發作,派計畫經理卡蒂卓(Khadiza)為我們介紹,並參觀協會的二項計畫,分別是衛生棉和成衣廠附設托兒所。

火花協會基本上非常友善婦女和兒童,這點從踏入辦公室就可以感受到。在參觀過很多組織之後,我們得出一項非正式的結論,就是工作環境井然有序、布置美觀、廁所乾爽衛生、各項設施使用便利、令人感覺舒服的,若不是非常有錢,便是由女性主持的NGO。不過火花協會正好二者兼具。她們剛搬新家,辦公室座落在新開發的Bashudara區一棟獨立的房屋。四周的住宅都是新蓋的,道路筆直方正,路上只有少數人力三輪車,空氣新鮮,跟達卡市其它地方車多人擠的景象迥然不同。辦公室裏清一色是女性,有幾個小孩,但是很安靜。卡蒂卓說協會總共雇用160人,其中153名是女性,所有員工都可以帶小孩來上班,若小孩子需要接送,也可以自由出去。因為剛搬來,樓上的托兒部還沒裝修完成,所以有些小孩先放在家,有些小孩就直接帶進辦公室。

當卡蒂卓提到貧民窟婦女在生理期使用衛生堪慮、不利個人健康的布條,因此協會生產並推廣自製的低成本衛生棉時,我的腦海中立即出現一個大問號:在完全沒有垃圾處理能力的貧民窟使用衛生棉,即使價格低廉,究竟是解決問題還是製造其它的問題?孟加拉的廢棄物處理系統並不完善。有次搭火車從達卡到外地,還沒駛出市區就看到鐵道旁一堆堆露天垃圾山,各類的垃圾都有,還有赤腳或沒穿衣服的小孩在現場玩耍,令人捏把冷汗。在鄉下,更常見的是直接將垃圾往池塘或水溝丟。在孟加拉的都市裏,雖然有些地方可以買到類似台灣的衛生棉,但老實說,我從來沒有上過有放置垃圾桶的廁所,因此使用衛生棉總帶來雙重的困擾。困擾一是無處可丟,困擾二是即使找到地方丟,也會因為製造這些當地無法處理的垃圾而深感愧咎。塑膠、有毒、醫療和不可回收的廢棄物隨著現代化的腳步,量只會愈來愈多。所以,推廣我們所熟悉的衛生棉,是個好主意嗎?

我還沒把一連串的問題問完,卡蒂卓便微笑地回應,「我們樓上已經有一個衛生棉生產的小型工作室,去看看就知道了。」

低成本環保衛生棉製作過程

【材料】:

碎布、尺規、剪刀、棉網、鐵杯、棉花

 

 

 

 

 

 

 

 

【製作方法】

Step 1:將碎布舖在依規格裁好的純棉花片上
 
 Step 2:捲起裹好碎布的棉花片
Step 3:放入罩好的棉網以便放入鐵杯
Step 4: 完全套上棉網後,拿開鐵杯,切斷棉網
  Step 5:在前後兩端縫上鬆緊帶

Step 6:放入攝氏100度的烤箱3小時,進行最後階段的菌殺消毒工作

 

 這就是低成本,易在自然環境中分解,不會造成環境沉重負荷的衛生棉,想不到可以這麼簡單,只要有烤箱,衛生棉DIY應該可行吧!卡蒂卓說她們在貧民窟雇用當地居民,每周可生產5,000片。一包10片成本才16塔卡,她們賣20塔卡,不到台幣10元,果然很便宜。她們也教婦女們如何正確使用和適當丟棄。只用棉布和棉花做成的衛生棉,一片大概可以用四個小時,跟台灣市面上的產品相比毫不遜色。《八十人》作者訪問協會時不曉得知不知道這項計畫,書中沒有提。因為這是女性切身的議題,很吸引身為女性的我,所以特別提出來介紹。

 
   

這位太太也帶小孩上班喔!(左圖)

 

輔導企業設置托兒所 火花協會的核心計畫,是說服企業主為員工設置托兒所,也提供設置托兒所專業諮詢,收取顧問費做為收入來源。根據《八十人》書中的描述,小孩若能得到專業照顧可釋放女性員工的勞動力,對企業產生實質經濟效益,這在理論上也說得通。不過我們跟著協會的工作人員前往她們輔導的一家成衣工廠附設托兒所,看到的景象,以及訪談廠方之後,認為事情並非如此簡單。

本區有826個工廠,在附近形成了80幾萬人聚集的貧民窟。托兒所是5年前(2004)成立的,既明亮又寬敞,環境不錯,還雇用三名有執照的保姆。聽到工廠經理說他們員工總數3,000人,女性有2,200~2,300人,至少有1,000人已婚時,很令我們訝異,因為現場只有不到15個小朋友,有時會增加到22個。即使五年內最高記錄曾達到35個,使用率看起來還是偏低。我們向經理提了一堆問題,試圖拼湊出真相。把經理的說辭和之後訪問工會領袖得到的訊息,做出一點結論。

 

現場不到15個小朋友的托兒所(下圖)          在托兒所訪問工廠經理(右二)

          

 

經理說:把小孩留在家中給家人或交給其它有空的親戚照顧,是孟加拉的傳統,亦為女工所熟悉的方式。即使工廠有勸導,提供免費照顧、供餐的誘因,女工基於傳統,且不信任孩子交給外人照顧,所以很少把小孩帶過來。然而…

這家工廠的女工,從上午8點開始工作到下午四點半(含用餐),再加班2個小時,每個月薪水約為5,000塔卡(約72美元),平均每日所得2.4美元。因此雖然孩子留給家人帶確是傳統,但對於收入微薄的女工,小孩可得到免費的食物、教育、醫療和安全的環境,單從經濟面來看,托兒應是非常強的誘因。

托兒政策的反誘因之一,在於沒有托兒的女工每日可以外出一小時回家餵小孩,除了餵小孩之外,婦女在這段時間還可以辦其它的事。我們推測,把小孩帶來工廠的員工反而失去每日外出的正當藉口,寧可放棄。工會領袖還表示,以工廠待女工的方式,女工不相信工廠會善待她們的小孩。

我們追問,如果1,000名已婚女工中有800個有托兒需求,可以嗎?經理說,托兒所最多只能容納50個小孩,800個恐怕無能為力。800個也許太多,但在女工人數高達2,000人時,50個也顯然不符比例原則。為驗證女性員工在不用顧慮小孩的前提下,生產力提高,缺勤率降低,是否確為工廠實施托兒政策的主因,我們請管理工廠八年經驗的經理比較有托兒和沒托兒的女工表現優劣時,他想了很久,答案是沒有差別。如果沒有差別,那麼托兒人數愈少,表示企業可以節省經營成本[4],意謂著工廠本身並不會積極說服員工把小孩帶來,所以人數少是必然的結果。顯然工廠設托兒所另有原因。

托兒所一角的防火與安全設施,但照顧婦女兒童,不應只做表面工夫(左圖)

孟加拉在1979年的「工廠法」明確規定若雇用女性員工超過50人,應備有托育設施,也明定了托育空間至少要有20平方英呎,只是一直無法落實。工廠投資設置托兒所跟國際貿易和協會採取的策略有關。設於美國的公平勞動聯盟(FLA),會員包括全世界十數家採購能力最強大的成衣與鞋子國際買主,以及一百多家美國大學校園。我們都知道西方消費者若透過公民團體或媒體披露,發現某項商品涉及不道德的生產製造過程,像之前的血汗工廠,校園和一般民眾會響應集體抵制行動。孟加拉的成衣市場以出口為主,美國正是孟國成衣的大市場,因此本地製造商不得不遵守國際貿易一些必要道德規範。火花協會與FLA合作,更進一步掌握能夠左右製造商的國際買主。只要透過買主施壓,要本地工廠設置托兒機構便不是難事。另一方面,對於國際買主來說,「公平勞動」不僅是他們的目的,更是手段。「公平勞動」是足以影響消費行為的行銷概念,刺激消費者買下高舉「友善勞工」招牌的產品。工會領袖意有所指地說,其實火花只跟替大廠牌代工的工廠合作。

在這家工廠看到的景象,不禁令我們質疑,工廠和由國際買主組成的公平勞動聯盟,也許是利益共生體。不管女性員工有多少,只要設一處足夠容納50個小朋友的托兒所,就可以遊走法律和國際規範邊緣,對買主和消費者都有交待,誰在乎實際女工是幾千或幾萬人呢!這也許是關心女性工作者權益的火花協會在成功推出托兒議題後,下一階段面臨的挑戰。

 

 

 

 


[1] 80 Hommes pour changer le monde: Entreprendre pour la planete,作者 Sylvain Darnil, Mathieu Le Roux,梁若瑜譯,2008年,平安出版。

[2] 第二例為首先大規模進行廚餘堆肥,開設Waste Concern公司的二名年輕人;第三例為創辦葛拉敏銀行的尤努斯。

[3] 女性朋友也許想知道前後二端的鬆緊帶怎麼用。孟加拉婦女穿的紗麗,是一條美麗的長布從腰間層層圍住下半身,紗麗下還有一條長圓裙,把鬆緊帶往前、往後拉,繫在腰間的帶子上就可固定住衛生棉了。

 

[4] 經理說,以目前托兒所的規模,工廠每月須支付16,900塔卡來經營。這家工廠的托兒所完全不收費。火花協會輔導的其它工廠托兒所,有的會酌收每月每人50元塔卡,其餘由工廠補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