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論壇專區 時事評論

  • 論壇專區 時事評論
LINE

林汝羽 / 南亞觀察特約撰稿人

印度輿論中,對於性騷擾的常見說法是Eve teasing,意即因女性無法自我約束其性吸引力導致他人無法約束個人道德而產生調情行為,或更進一步發展成騷擾,進而稀釋男性所要負的責任。男性以此合理化自己採取性暴力的舉動,聲稱自己的行為是為了懲罰不守婦道的女性,這樣的論調在達米妮(Damini)一案加害者的辯護律師訪問中可窺一二。在印度,作為一個女人,需要承受多少呢?

LINE

曾育慧 /台灣大學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博士

2015年9月底,聯合國召開永續發展高峰會,揭示未來15年全球共同的發展願景,提出17項「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第一項是終結貧窮,具體內容有5條。其中第4條提到:「到2030年,使所有男性和女性,尤其是貧窮與弱勢族群享有平等的經濟資源權…包括微額貸款在內的金融服務。」根據2013年的統計,開發中國家的微額貸款人數將近2億,有半數集中在南亞的印度(7千1百萬人)、孟加拉(2千4百萬人)、巴基斯坦(1千萬人)等地,微額貸款在南亞社會顯然是重要的一環。

LINE

文、圖:王舜薇

王舜薇,清華大學社會所碩士,曾任職媒體與非營利組織,目前為文字工作者。2014年獲雲門流浪者計畫獎助至南亞旅行。本文寫在印度Bhopal化工廠爆炸案三十一周年前夕,對於關注工業污染史的人來說,博帕爾恐怕是一個無法忘記的惡夢。這是印度、乃至許多發展中國家的悲劇。跨國企業看準寬鬆的環境與工安法令,以及當地人對就業的渴望,利用褐色生產模式大舉剝削落後國的土地與勞動力,企業完成階段性生產任務後,拍屁股走人再轉售,落得一身病痛的勞工往往求助無門。

LINE

英文原標題:Nepal-India relations after 2015 New Constitution

烏塔.派圭爾(Uddhab Pyakurel)博士/加德滿都大學政治社學教授

翻譯:游雅婷、李賜賢

今年九月,印度呼籲尼泊爾「延宕頒布憲法」並抗拒尼泊爾等候多時的新憲,實行「無預警的封鎖尼印邊界」等措施,造成尼印關係緊張南亞觀察特別邀請到在加德滿都大學任教的烏塔.派圭爾(Uddhab Pyakurel)博士,和台灣讀者分享他個人對於馬德西人(註一)的憤怒、印度政府在頒布新憲法後的反應,以及兩個鄰邦間未來「友善」關係的一些理解和看法。本文文末檢附英文原文。

LINE

曾育慧/台灣大學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 博士

製造業,尤其是勞力密集產業的全球化在20世紀展開,企業為競逐最低勞力成本而進行跨國移動,最典型的是紡織工廠的四階段遷移。第四階段,也是最後一波,成衣出口國漸漸在孟加拉、斯里蘭卡、巴基斯坦與越南集中。除了低廉的人力成本與寬鬆的法規之外,國際貿易協定也是推動孟加拉等開發中國家產業擴張的助力。2013年孟加拉史上死傷最慘重的Rana Plaza成衣工廠大樓崩塌時,裡頭正在生產的商品買主就包括知名服飾大廠近30家。兩年多過去,還有人記得嗎?